<em id="hoyxf"><acronym id="hoyxf"><u id="hoyxf"></u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1. <button id="hoyxf"></button><form id="hoyxf"></form>

        2. <progress id="hoyxf"><track id="hoyxf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      馬云:中美不應打貿易戰 特朗普是思想開明的人

          編輯:熱門頭條 發表時間:2017-03-12 22:03:19 熱度:1169℃
          北京時間1月19日凌晨,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在瑞士達沃斯論壇特別對話環節,接受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安德魯·羅斯·索爾金采訪時提到,他認為中美不應該打貿易戰,永遠也不應該有貿易戰。

          北京時間1月19日凌晨,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在瑞士達沃斯論壇特別對話環節,接受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安德魯·羅斯·索爾金采訪時提到,他認為中美不應該打貿易戰,永遠也不應該有貿易戰。

          “我認為我們應該給特朗普政府一點時間, 他是一個思想開明的人,他在聽大家的聲音!瘪R云說。

          馬云不久前剛剛和美國候選總統特朗普在紐約有一次會面。

          談及這次會面的促成,馬云說,“有一天,有人問我你想不想與美國侯任總統見面,我說真的嗎,我還沒準備好,我不知道要談些什么。過了幾天,又收到了幾次,有個朋友發郵件給我問同一件事,我想了想也許我應該去談一談,至少特朗普可能會對我說的東西感到高興,所以我就去了!

          “我對于談話的成果非常高興,他主動提出要送我下樓,我想他對此次會面的成果應該也非常高興!瘪R云稱,他對于這次會面的成果感到高興。

          以下為對話實錄,略有刪節:

          索爾金:我們會進行問答環節,并且談談阿里巴巴、中國、特朗普和美國、全球化與貿易等話題,再次歡迎馬云先生!

          索爾金:你剛剛到訪了特朗普大廈,與侯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會面,可否介紹一下這次會面?

          馬云:這次會面富有成效,比我預期好得多。

          索爾金:你有什么預期?

          馬云:我和大家一樣也聽說了很多、看到了很多關于他的新聞。進去之后,感到他心態開放且樂于傾聽我的看法。我對于談話的成果非常高興,他主動提出要送我下樓,我想他對此次會面的成果應該也非常高興。

          索爾金:是你打給他、還是他打給你?這次會面是如何促成的?

          馬云:這也是我問自己的問題。有一天,有人問我你想不想與侯任總統見面,我說真的嗎,我還沒準備好,我不知道要談些什么。過了幾天,又收到了幾次,有個朋友發郵件給我問同一件事,我想了想也許我應該去談一談,至少特朗普可能會對我說的東西感到高興,所以我就去了。我們討論了中小企業、農產品、中美貿易,特別是聚焦讓美國企業通過我們的網絡面向亞洲銷售,而這將為他們創造大量的就業。

          索爾金:你承諾未來五年為美國創造100萬個職位,不是阿里巴巴直接雇傭?

          馬云:不是我們雇傭,阿里巴巴有4.5萬名員工,我們沒辦法請100萬人,我無法想象我們可以管理100萬人。

          索爾金:請談談你如何看中美關系,如何評論特朗普之前對于中國操縱貨幣的言論?你們在會面中談到這些了嗎?

          馬云:首先在美國言論自由,他可以說任何他想說的,我尊重而且也理解。但我也有自己的觀點,我們不會辯論中美貿易、操縱這些,但我們達成了一些共識:中小企業、開發中西部,幫助當地農民和中小企出口至中國。我們不會談美國的就業職位流失到墨西哥、中國等等。

          我可以分享一下我的看法嗎?首先,30年前當我剛剛大學畢業時,我們聽說的是美國的美好戰略,將制造就業外包給墨西哥、中國,把服務業外包給印度。有本書叫做《世界是平的》,作者是托馬斯· 弗里德曼。我覺得這是完美戰略,美國說只想控制知識產權、科技、品牌,而將較低層次的工作交給世界其他地方,這是偉大的戰略。第二,美國的國際公司通過全球化賺了數以百萬計的美元,美國100強企業令人驚嘆。我剛剛大學畢業時,當時想買摩托羅拉的BP機,售價是250美元,我的工資只有每月10美元,而制造BP機的成本僅僅8美元。過去30年,微軟、思科、IBM這些公司賺的錢數以千萬美元計,比中國四大行賺的錢加起來都多,比中國移動、中國聯通等等加起來都多,他們的市值在過去30年增長了超過100%。那么賺來的錢都去哪了呢?

          作為商人我很關心資產負債表,關心錢由何而來、去往何處。過去30年,美國在13場戰爭中花費了14.2萬億美元,如果這些資金有一部分用于投資基建、幫助白領和藍領呢?無論你們的戰略有多好,你們應該為民眾而投資。不是每個人都能有機會上哈佛,像我就不行,我們應該為那些無力上學的人們投入資金。另外令我好奇的是,我年輕時聽說的是美國有福特、波音等大型制造企業,而過去20年聽到的都是硅谷和華爾街,資金流向了華爾街。然后,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了,損失了19.2萬億美元,這是一筆巨資,洗劫了白領、毀滅了全球3400萬就業。如果這些錢不是流向華爾街,而是投資了中西部、開發那里的產業,會帶來很大的改變。

          不是其他國家偷了你們的就業機會,這是你們的戰略,是你們沒有合理思考、分配資金。這是我的看法。

          索爾金:現在我們看到了關于重構全球化的強烈抵制,實際上在達沃斯的多數討論都是圍繞這一話題。抵制發生于美國,但是習近平主席昨天來到了達沃斯,你也是與他同行的一員,對于他的講話,你怎么看?

          馬云:全球化是很好的東西,美國是教育我們如何進行全球化的發達國家。記得2001年前后我們加入WTO時,我們都很擔心——如果國際品牌和產品來到中國,毀滅我們的產業,讓我們失去工作呢?當時你們說服了我們,20年之后你們卻說這是很可怕的東西。我認為全球化是好的,但全球化需要優化,這是侯任總統特朗普希望解決的問題,我認為全球化應該是普惠的全球化。過去30年,全球化由6萬家大企業控制;100年之前,是由幾位國王控制。如果未來30年我們能夠支持600萬家企業跨境運營?如果未來30年我們能夠支持2,000萬家中小企跨境運營呢?我們相信全球化應該是普惠的。

          索爾金:你認為習主席提到的事情會發生嗎?中國代表了東方很多年,現在如果說美國將繼續代表所有人而行動?

          馬云:習主席昨天提到,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。世界需要新的領袖,但新的領袖意味著攜手共進,這是我的理解。新的領袖并不需要是特定的某一個,來教導大家什么可以做、什么不能做,但全世界需要團結在一起。作為一個中國的商人,我很喜歡也很自豪習主席昨天所提到的——作為一個商人,我希望全世界能夠共同擔負起責任、攜手合作;作為一個中國人,我也對他所作出的承諾感到高興,昨天他提及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應該擔負起責任。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中國領導人作出量化承諾,他說未來5年我們的進口將達到8萬億美元,這讓我感到興奮,因為中國正從出口向進口轉型,如果能夠達成一個具體的數據目標,這對中國和世界而言都將是個巨大的轉變。

          索爾金:今天中國對全球化相對會更有興趣,因為其帶來的益處將繼續支持中國朝著“發達國家”成長,對此你怎么看?

          馬云:首先,WTO規則不是中國制定的,也不是為中國而制定的。我想改變的是,過去WTO是為大企業而設計的,只有大企業能夠參與。中國也從開放中受益良多,我認為中國應該學會一件事——過去中國能夠增長,是因為我們面向世界開放,如果我們能夠繼續開放……這就是為什么我說中國也存在它的問題,這個世界存在著問題,中國當然也很多自己的問題,中國應該更加開放、應該更加自信等等。昨天習主席的話讓我很有信心,他已經準備好讓中國面向世界進一步開放。這是我的建議,我們應該通過商業團體、通過談判來解決問題。中國已經加入WTO十幾年,我想無論作為企業、作為國家、還是整個世界,都需要重新審視。不僅僅是因為不平衡的事物——我們可以喊停。

          索爾金:如果自己不擁有供應鏈,是否能保證高效?人家亞馬遜現在已經能夠在幾個小時內送貨到家。

          馬云:去年我們在中國的125個城市實現了當日達。10年前從北京到杭州的郵寄就要8天,現在12個小時就能從北京送貨到內蒙古城市,物流效率提升了。你不可能一天期望達到這樣的進步,我們有足夠的耐心。2016年雙11我們平臺上賣出了170億美元的商品,3天內我們就派送了總共6億個包裹。這就是正在發生,也是我們所驕傲的,不是我們掙了多少錢,而是我們具有多大的能量。我們可以使科技變得更有包容性,每一個小企業都可以使用,這是我的夢想。我1992年在中國創立我的第一家公司,一家小公司,為了向銀行借5,000美元,花了3個月申請,仍然失敗了,做小企業真的很困難。今天隨著科技的發展,我們可以做到賦能,這是我想做的事情。

          索爾金:一個對阿里巴巴目前仍在持續的批評是侵權問題。在中國知識產權是一個很大的問題,但阿里巴巴是個重要的批評對象。您認為阿里巴巴取得了哪些進步,如何看待其他國家的監管機構,包括美國,仍在質疑阿里巴巴?

          馬云:首先,當你擁有那么大規模的商業規模的時候,你必須學會接受批評。你必須傾聽,再來判斷哪些是對的,哪些是錯的。第二,作為一個賦能1,000萬小商家規模的電商平臺,我們不會像亞馬遜Buy一樣,特別是價值5,500億美元的交易商品,你不可能全部檢查,這是電子商務模式本身的問題。第三,在過去17年,我們在打假和知識產權保護方面一直是領軍者。但我們是互聯網公司,沒有執法權,我們發現了某人在賣假貨,我們可以把他從平臺上移除,但不能逮捕他。去年一年,我們幫助將400名涉假分子送進監獄,我們下架了3.7億件假貨。我們不但是打假的領軍者,我們用大數據來打假。我們現在對全世界尤其中國政府機構意識到這個問題感到高興。好事是今天你去問這些“犯罪團伙”,這些制假者、售假者,他們說,他們可以去任何一個平臺但現在不敢上淘寶天貓了,因為我們的大數據科技可以查出他們是誰、地址在哪兒,并提交給警方,對他們進行捕獲。

          索爾金:最后一個問題,對你進軍好萊塢有很多猜測。您和阿里巴巴的名字出現在年初的幾個大片中。阿里巴巴進軍好萊塢的雄心是什么?

          馬云:每隔五年,我們都會做戰略回顧,展望未來30年,10年。所有戰略問題都問自己一個問題,是否解決社會問題?我們相信,解決的社會問題越多,你越成功。第二個問題,這個項目十年內會成功?那我們就做。如果一個月或一年就能成功?那就不用做了。怎么可能在一年和一個月成功?五年前,我們有過一個大辯論,對未來10年,20年中國最需要什么。最后決定是happiness和health,雙H戰略。好萊塢電影能帶給人快樂,F在沒有人快樂,富有的人不快樂,窮人也不快樂。至少看電影能讓人快樂,我覺得我們應該和好萊塢合作。中國有很多英雄,中國英雄總有死,美國英雄永遠不會死。如果所有英雄都死了,誰愿意做英雄,我想要我的英雄活下來,這個我們應該多多學習。目前我們只做了2年,還有8年。我想讓我的公司不止是電商,而是給人啟示。我從電影中得到很多啟示。我最喜歡的電影是《阿甘正傳》。生活是艱難的,這是我從中學到的,得到了很多啟示。過去的17年別人說我是瘋子笨蛋,你瘋了,去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!你是個笨蛋,怎么能做這種模式,亞馬遜是這個模式,EBay這個模式,阿里巴巴為什么這個模式?我對我自己說,阿甘說,繼續干,別在意別人的想法。阿甘還說,沒有人能掙錢,人們靠抓小蝦掙錢。所以,我們服務小企業。

          觀眾:你如何保證你不會搞砸人們的生活,你是有權力做決策的人,你如何保證你不會控制整個信用體系?

          馬云:首先我不確定,這是一個不確定的世界。每一天都不確定,唯一能確定是昨天。我不知道我會不會變獨裁,或者會變愚蠢,這就是為什么我認為我應該趁年輕的時候退休。我有很多事情想做,我想做慈善、想做老師、想做環保。世界如此美好,我為什么總是要作為阿里巴巴集團CEO,我來到世界不是為了工作,而是來這個世界享受我的人生。我不想死在辦公室里,而想在陽光沙灘上。

          觀眾:你覺得中國會進入貿易戰嗎?如果特朗普政府跟中國打貿易戰,阿里巴巴會受到影響嗎?

          馬云:我認為中美不應該打貿易戰,永遠也不應該有貿易戰,我認為我們應該給特朗普政府一點時間, 他是一個思想開明的人,他在聽大家的聲音。我認為發動戰爭是非常容易,但結束戰爭是很困難的,甚至是沒有可能。你看伊朗戰爭,阿富汗戰爭,它結束了嗎?沒有。我相信一件事,當貿易停止時,世界將陷入困境。貿易讓人們開始溝通,大家交流文化和價值。如果中美兩國達成一致,阿里巴巴的商業模式將被摧毀,如果這樣是可以停止貿易戰的話,我也樂意去將毀滅阿里巴巴的商業模式。你怎么能想象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有貿易戰爭,這將是一場對世界的災難。如果我們能夠把戰爭停下來,我們應該做任何事情來阻止它。馬云:我可以最后談幾句嗎?我想向在座各位提出最后一個建議,所有政府都需要注意——未來30年對世界而言很重要。每次科技革命都需要50年,前20年科技公司出現、后30年科技得以應用。所以讓我們關注未來30年,在此前20年中出現了ebay、亞馬遜、Facebook、阿里巴巴、谷歌……很好,但最重要的是讓科技具有包容性、改變世界,這是未來30年。讓我們留意那些30歲的人們,因為他們是互聯網世代,他們會改變世界、會成為世界的建造者。第三,讓我們留意那些雇員可能尚不足30人的小企業。30歲的人們、30人組成的企業,將會讓世界更加美好。

          索爾金:非常感謝馬云先生,謝謝!

          黄色图片网站,第九区在线观看免费版,三上悠亚在线观看,色老头色老太在线视频